首页 > 应用文档 > 法律文书 > 判决书

抢救超过48小时不算工伤案件详情

2016-09-06 10:02:51

抢救超过48小时不算工伤,引起一定的热议,本文引用了一起近期发生的判决。

深圳某厂女工脑死亡后家属仍坚持治疗但终告不治,要求认定工伤 因超过法定抢救时限遭人社部门拒绝,双方最后对簿公堂家属败诉

按照现行条例,员工“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,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”视同工伤,但脑死亡后如果家属坚持继续治疗呢?

深圳某企业员工家属童先生,就因为妻子继续治疗无法认定为工伤,从而与深圳市人社局打起了官司。我国医学的死亡与法律的死亡定义不相统一,成了深圳市人社局被告上公堂的导火索。最终,童先生一方的诉讼请求被深圳市盐田区法院驳回。

■新快报记者 郑雁虹

厄运降临

员工在车间突然晕倒被紧急送院

次日院方宣布脑死亡家属心不甘

“她下班回来说累,本来已经打算让她做完今年的工作,就回老家照顾三个孩子,谁知道……”坐在新快报记者面前的这位肤色黝黑的微胖中年男子,在几个小时的采访中,谈及妻子的突然离世,几度落泪,不停往自己杯子里盛水,喝完一杯又是一杯,试图以此平复自己悔恨的心情。

童先生,39岁,是深圳一制鞋工厂的员工,他与妻子程女士同在一个工厂上班,两人育有3子女(男童6岁,女童10岁,女童14岁)。童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,就在妻子去世前一个月,程女士下班总觉得身体疲乏,哪知道在2015年12月29日,她在公司厂房车间突然倒下就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当时突然晕倒、神志不清的程女士被紧急送往深圳龙岗中心医院。新快报记者从深圳龙岗中心医院作出的死亡记录中看到,程女士因病情严重2015年12月29日10时48分转入深圳龙岗中心医院抢救。医生入院诊断为右侧小脑出血破入脑室系统;脑疝形成;脑室积血;脑积水;吸入性肺炎。

据抢救经过记载,程女士在深圳龙岗中心医院入院时,上了呼吸机,急诊行双侧额角锥颅脑穿刺外引流手术,术后程女士意识依旧是深度昏迷,病情不可逆发展,再次向患者家属交代病情,告知病情危重性,随时可能出现死亡。

随后,程女士病情持续危重,神志深昏迷,无自主呼吸,脑干等各种反射均消失。次日(12月30日)院方告知家属,程女士已基本脑死亡,没有抢救价值,劝原告放弃治疗。

童先生仍坚持要求医生尽一切力量继续抢救。12月31日3时40分,程女士无血压,无自主呼吸,院方再次告知可以放弃抢救,但童先生心有不甘,继续要求医生抢救。直至2015年12月31日13时35分,程女士被宣布抢救失败临床死亡。

再生枝节

抢救超过48小时不认定工伤

家属不服起诉深圳市人社局

既然妻子程女士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身亡的,是否可以申请工伤认定?童先生说,当时按照他和工厂的想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于是,程女士所在的工厂为程女士向深圳市人社局申请了工伤认定。但令童先生始料不及的是,深圳市人社局作出不予以工伤认定的回复。

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在第十条(一)中规定,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,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。深圳市社保局认为程女士在车间突发疾病,送医院抢救“超过48小时”,不符合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第九、第十条规定,因此认定程女士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。

妻子明明是在上班时间突发疾病倒地,在抢救未到48小时的时间里,医院已经告知童先生,程女士基本脑死亡,病情不可逆,没有抢救价值,劝告放弃抢救了。只因童先生对妻子的不舍,心有不甘才坚持要求医生继续用药,导致宣告死亡时间超过了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规定的48小时,而无法为妻子程女士认定工伤。

对此,童先生百思不得其解,最终将深圳市人社局告上法庭,要求深圳市人社局重新对程女士作出工伤认定的行政行为。

各方说法

“法律一定不会鼓励原告采用利己的方式, 尽早让亡妻在48小时内死亡以获得工伤赔偿”

家属

在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庭审上,童先生一方认为,在程女士的抢救过程中,医生在48小时内已经多次告知家属,程女士脑出血破入脑室,脑疝形成引起脑干反射消失,已经没有实际的抢救价值,临床上可以宣告死亡。但童先生对于亡妻的多年情分实在难割舍,膝下的幼子也难以接受自己的母亲突然离世。童先生在已知道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,本能作出坚决要求医生继续抢救的决定,致使医生宣告临床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,但被告深圳市人社局却依然认定程女士在车间突发疾病,送医院抢救“超过48小时”才死亡,作出不属于工伤或不视同工伤认定的行政决定。

“虽然脑死亡是人的真正死亡。法律一定不会鼓励原告采用利己的方式,尽早让亡妻在48小时内死亡以获得工伤赔偿,原告相信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会让原告去作这样的选择”,童先生的起诉状中写到。

抢救过程超过48小时 不符合工伤认定条件

深圳市人社局

面对原告的指控,被告深圳市人社局辩称,程女士在2015年12月29日早上8时25分左右在工作时突然晕倒,后于12月31日13时35分抢救失败,宣布死亡,整个过程已经超过48小时,不符合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条规定视同工伤的认定条件,深圳人社局要求依法驳回童先生一方的诉讼请求。

程女士死亡时间,以超过48小时的为准

盐田区法院

最终,童先生和三个未成年孩子与深圳市人社局的官司还是输了。

新快报记者从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关于该案的判决书中看到,原告(童先生)主张医院的抢救过程已经记载程女士于2015年12月30日基本脑死亡,该时间应为死亡时间。被告主张应以医院出具的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记载的死亡时间12月31日13时35分作为死亡时间。

深圳市盐田区法院认为,深圳龙岗中心医院出具的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中记载的死亡时间为12月31日13时35分,并不是原告童先生主张的12月30日,因此,程女士的死亡时间,应以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为准,程女士从突发疾病到经抢救无效死亡已超过48小时,不符合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条第一款(一)规定,不能视同工伤。

最后,深圳市盐田区法院驳回了童先生一方的诉讼请求。

■结婚证仍在,但夫妻俩已是阴阳相隔。

工作中突然晕倒两天后离世 因抢救超过48小时不算工伤

深圳某厂女工脑死亡后家属仍坚持治疗但终告不治,要求认定工伤 因超过法定抢救时限遭人社部门拒绝,双方最后对簿公堂家属败诉

“要求继续抢救错过工伤认定,我不后悔”

对话家属

新快报:如果能够重来,在48小时内医生已经提出程女士没有抢救价值,可以放弃了,你还会要求医生继续采取措施吗?

童先生:我不后悔,就算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工伤认定有要求,必须符合经抢救在48小时内发生死亡,而医学上脑死亡等同于死亡,我也会要求医生继续。

新快报:你的孩子知道失去了母亲,有什么变化吗?

童先生:突然懂事了很多,学校老师反映读书用功了,也更加依赖我了。他们都还未成年,我很担心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新快报:程女士几乎和你一同进厂,现在她不在了,有遗憾过什么吗?

童先生:本来打算让她上完今年的班,就让她带娃的,后悔没有对她更好。

广东省人社厅

工伤认定的死亡时间

以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为准

据广东省人社厅有关负责人介绍,对于广东省内工伤认定的政策来说,以具有法律效力的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中记载的时间为准,不以抢救记录中记载的脑死亡时间为准。

“脑死亡至少在目前中国来说是不认定为死亡的,按照中国现在的习惯,脑死亡不叫死亡,我们目前是按照现有法律法规来办,医生最后记录的时间,认定你已经死亡了,没有出死亡证就不认定为死亡”。

新闻链接

同样是超过48小时的问题

广州中院判令要认定工伤

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,抢救时间超过48小时的,就真的无法视同工伤吗?新快报记者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(2014)穗中法行终字第662号中了解到,某公司员工郭某在工作期间,突然休克晕倒在工作岗位上,送医院抢救,随后在48小时内被诊断为脑死亡,医生告知无抢救价值,经过医生的多次解释,家属才放弃要求医生继续采取措施。

纵使郭某脑死亡发生在48小时内,而医生在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上记载的临床死亡时间已经超过48小时,但广州市中级法院依旧认为在本案中,郭某突发疾病在48小时经过抢救已被诊断为脑死亡,无手术及转院治疗的价值。广州市人社局仅以郭某《死亡医学证明书》记载临床死亡时间距离发病时间超过48小时为由不认定郭某的死亡为工伤,与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相关规定不符,因此法院判令广州市人社局对郭某的死亡作出工伤认定。

相关法规

多国将脑死亡作为人死亡标准

我国目前只承认心脏死亡标准

除1968年美国哈佛大学脑死亡诊断标准外,各国制定了多种脑死亡诊断标准。其中有法国Mollaret标准(1959)、美国Schwab标准(1963)、美国Minnesota标准(1971)、瑞典标准(1972)、加拿大脑死亡诊断标准(2000)等。据悉,全世界已有近90个国家承认了脑死亡的鉴定标准。而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讨论脑死亡的立法,但立法标准则正在制定中。

据中国新闻网2004年5月份报道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脑死亡协作组制定的《脑死亡判定标准》和《脑死亡判定技术规范》已获得中国卫生部正式批准,成为中国出台的首个脑死亡判断标准。2003年,同济医院专家在中国内地首次以上述脑死亡标准,宣布一名毛姓患者为正式死亡。此事一时引起全国轰动。

目前医学上通行的死亡标准是脑死亡和心脏死亡,但我国立法只承认心脏死亡标准:即心脏停止跳动为生命终结。但心脏是一个独立收缩的器官,即使在没有脑神经支配的情况下,心脏还能维持跳动很长时间。因此,众多医学专家学者认为脑死亡标准更科学。而目前,我国对脑死亡立法则正在进行中。

律师观点

应遵从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的意愿

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判决

在脑死亡法律支持框架缺位的情况下,法院在处理劳动者“经抢救48小时内脑死亡”是否应当被认定为工伤?如何平衡法与情的问题?

对此,广东省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认为,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立法初衷就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权益的,在行政单位无法举证出脑死亡不等于死亡、脑死亡不可以作为工伤判定标准的情况下,法院应该从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立法的意愿出发,稍稍偏向劳动者一点,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判决,国家要求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,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利益,如果法律没有明文规定,脑死亡不可以作为工伤认定的标准之一,那么基于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》立法目的,是从保障劳动者利益的角度出发,那么脑死亡应该作为工伤认定的标准之一。“脑死亡等同于死亡,临床医学都认可,法院为什么就不认呢?我们司法就变成保守了,不与时俱进了”。

此外,梅春来还认为,类似的案例,在广东省内出现不同的判决,这就是所谓的“同案不同判”,“一个省内不能出现两种不同的判断,广东省高院应该对同类的案件作出统一的意见”。

抢救超过48小时不算工伤......

手机版-PC版

3G.51EDU.COM

TOP